首页 » 新闻公告 » 农民工涨薪空间还有多大? 今年涨幅约10%-15%

农民工涨薪空间还有多大? 今年涨幅约10%-15%

发布时间:2016-12-11 15:56:03  关注度:222
农民工工资一直都是社会的大问题,但这个问题正悄然发生新变化。
“每年年底,农民工讨薪的案子都会增加。比如,仅限我们受理的北京市的案件来看,9月份我们的统计数据是500多件,如今,案件数量已接近700件。也就是说,接近年底的这两个月,案件数量增加了近40%。同时,随着农民工走出去数量的增多,涉外务工欠薪的案件数量也在逐渐增加。”12月7日,刚刚从法院开庭回来的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时福茂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案件的骤增,中心所有的律师都在超负荷运转,周末都在加班审理案件。
不过,时福茂同时表示,由于国家对农民工欠薪问题的重视,近两年的案件总数基本持平,并没有出现大幅增长的情况。另一方面,据官方数据,农民工收入则连续出现了大幅增长,“十二五”期间增幅年均在两位数以上。专家预计,未来的农民工工资仍有较大增长空间。
产能过剩影响
12月1日,人社部会同国家解决企业拖欠工资问题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召开了2017年春节前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视频会。会上,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指出,切实做好春节前的治欠保支工作,确保农民工按时足额拿到工资报酬。
同时,尹蔚民指出,要准确把握当前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面临的形势。一方面,工程建设领域存在的深层次矛盾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依然是发生欠薪的重灾区;另一方面,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实体经济困难状况尚未根本好转,钢铁、煤炭等行业产能过剩矛盾还很突出,不仅增加了工程建设领域的欠薪风险,而且导致其他行业的欠薪问题。
“根据咨询数量的大致统计来看,去产能领域涉及的农民工欠薪问题较为突出。”12月7日,劳动法专家、北京市弘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保全律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
据记者了解,当前产能过剩最突出的两个行业,一是钢铁,一是煤炭,在去产能的过程中,国家已加大力度安置和补贴去产能过程中造成的员工失业问题;但是,由于产能过剩问题较为突出,导致部分国有大企业的偿债能力下降,从而出现拖欠中小企业账款的问题。
“造成欠薪的主要原因最终还是不规范的劳动关系,比如,我国近几年虽然加大了对欠薪力度的打击,但政策所涉及的大部分都是拥有正规劳动关系的群体。”12月7日,京师律师事务所劳动法律事务部主任徐玉领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农民工具有农民和工人的双重属性,流动性比较大,涉及的行业和领域在法律上很难规范。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时代集团公司总裁王小兰曾表示,产能过剩的大企业欠款问题以及其所导致的社会性企业之间相互拖欠问题关涉经济结构的顺利转型,必须对此问题给予重视并调研解决。她建议,完善对大型国企的债务监管机制,比如,由国资委牵头,对国企欠款问题进行批次清理,对长期应付款限定期间、限定金额、落实付款,防止其为实现零库存、绩效考评等外部评价指标而将自身的经营问题转嫁给中小企业。
尹蔚民指出,随着2017年元旦、春节临近,工程建设领域又将迎来工程款、工资款结算高峰,预计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仍将易发、多发,其他行业欠薪问题也会凸显,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形势变得复杂,各级人社部门要准确把握面临形势,积极采取有力有效措施,切实做好春节前的治欠保支工作,确保农民工按时足额拿到工资报酬。
工资涨幅空间多大?
在保障农民工工资正常支付的前提下,该群体工资的上涨也将成为一种常态。
人社部劳动工资研究所2016年发布的农民式薪酬课题报告显示,2008年前,我国农民工工资一直在低位徘徊,珠三角等地甚至出现过10年间月均工资只涨了68元的情况;此后的几年,农民工工资出现了“补涨”的态势,每年均有相应的涨幅,比如,2012年至2015年涨幅分别为11.8%、13.9%、9.8%和7.2%。
上述报告数据显示,在“十二五”期间,农民工月平均收入年均增长了12.7%,从“十一五”末(2010年)的1690元涨至“十二五”末(2015年)的3072元。
那么,今年农民工的工资情况又是如何?
“我粗略计算了一下,今年农民工工资的涨幅约在10%-15%左右,有些工种的涨幅甚至更高。以油漆工为例,去年的价格是280元/天,今年涨到了320元/天;小工去年的工钱是200元/天,今年是240元/天;瓦工涨得更多,去年是320元/天,今年已经涨到了400元/天。”12月8日,北京同创佳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汪霞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上数据均是按照法定工作时间内获取的收入计算的。
至于工资增长的原因,汪霞认为主要与劳动力供需关系发生的变化有关,“目前,农民工这个群体正处于新老交替的时期,年纪较大的农民工由于身体因素返乡的居多,同时,即便不返乡企业也因惧怕用工风险而尽量选用新生代农民工;但是,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的问题在于经验不足、效率不高,从而延长了施工时间,最终导致企业施工成本增加,即便如此,由于工人越来越难找,只能通过增加工资的形式吸引劳动力。”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一项“中西部农民向城镇转移意愿分布”调查显示,约一半农民工不想进城,另外达66.1%的农民工认为到了一定年龄就回乡。
“农民工工资涨幅既有行业差别,也有区域差别,比如,劳动密集型的农民工涨幅相对较低,同时,二三线城市的农民工工资涨幅同样有限。”徐玉领表示,不管是从宏观调控的层面还是个人意愿层面,农民工工资都有上涨的需求,同时,很多地区的农民工工资均以各地的最低工资标准作为参照,从近年来全国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幅度来看,农民工工资还有较大的上涨空间。
据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全国共有辽宁、江苏、重庆、上海等9个地区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10.7%。
同时,根据人社部公布的《2015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2029元,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39589元,外出农民工人均年收入为36864元。
也就是说,即便在工资持续上涨的情况下,农民工在法定工作时间内获取的收入,依然不到当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工资的六成,由此来看,农民工工资确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中国盲人协会 © 版权所有 2017
技术支持: 兰州大学·中国盲人协会 信息无障碍联合实验室 | 联系我们